水供问题何时了(下)雨神不来打救,6月还会水荒

Oriental Daily, 2 March 2014

乌鲁冷岳区制水的主要原因,是蕉赖11哩及武吉淡杯滤水厂的水源受到污染而关闭所致。据悉,冷岳河水位因天气干旱而下降,导致阿摩尼亚(AMMONIA)含量激增,以致滤水站必须关闭,以免滤水系统也受到污染。

上期报导已经告诉我们,水源不足是雪州水供问题的根源,但滤水站也是水供系统的重要一环。没有了滤水站,再多的水源也无法变成输送到我们家中的净水。

但是为何天气干旱、河水水位下降,竟会导致污染的发生?我们使用的水都是用受污染的生水过滤而来的吗?除了监督政府机关与水务公司的运作以外,人民可以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解决水源问题的方案?本期脉动我们继续关心雪州的水供状况。

雪州乌鲁冷岳地区居民饱受超过10多天的制水煎熬后,水供公司宣佈从2月27日开始的第一阶段配水行动,实施「两天供水,两天制水」的配水措施,在瓜拉冷岳、雪邦及乌鲁冷岳县展开,让早前面对制水的乌鲁冷岳地区获有水供,所涉及的家庭共6万户。

惟第一阶段配水行动开跑一天,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雪州政府以及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却再次宣布,从3月2日起至31日启动第二阶段的配水机制,扩大配水范围至另外六个县,包括鹅嘜、八打灵、巴生和莎阿南、瓜拉雪兰莪、乌鲁雪兰莪,以及吉隆坡,估计將有43万1617户家庭或220万人受影响。

今年2月天气反常

近期雪州水供系统的状况连连,G&P工程諮询公司副主管杨秀芳认为,这也与天气有关。「今年2月份的天气確实比较反常,从过去50年的平均雨量来看,2月份的雨量从来没有这么少过。」

由于过去几年大马的雨量较充裕,因此雪州並没有出现水源不够供应的问题。惟乾旱的天气终于將雪州水供系统的缺陷一一曝露。

值得关注的是,6月份才是我国全年降雨量最低的月份。「虽然目前估计3月中以后雨季来临,雪州的水荒问题就能够获得解决,但如果3月中以后雨量还是偏低,惟恐6月还要再闹水荒。」

除此之外,不管水源有多充裕,水坝存蓄起来的生水,都必须要被过滤才能够使用,因此滤水站不足,也会直接影响到水供问题。

G&P工程諮询公司首席顾问张善发解释,雪州水坝基本上可透过直接供水或调控供水的方式,將生水从水坝传输到滤水站进行过滤。

调控供水易遭污染

直接供水系统可將水坝的水直接透过水管输送到滤水厂。这种方式不但可稳定供水,减少生水的浪费,还能够避免客观环境对生水的污染。

然而,在调控供水系统中,水坝流出来的水必须经过河流才能抵达滤水厂,其优点是减少工程成本,但水源的流失率和受污染的可能性也比较高。

因此,蕉赖11哩及武吉淡杯滤水厂之所以必须关闭,是因为冷岳水坝的生水必须透过冷岳河传输到滤水站。水坝在乾旱期间因为水位降低,水量不足于冲淡冷岳河中受污染的水源,以致滤水站必须避免受污染而关闭。

「工厂排出及污水处理系统都不能因为天气炎热而暂停,这是导致水源污染的主要原因。」

张善发说,冷岳水坝方面曾几经尝试多放水以冲淡污水,但最终都无功而返。

不过,他也表示,冷岳河受污染的问题不一定是邻近工厂排污系统的问题。因为即便他们排出的污水都符合环境局的规定,也未必能够將其过滤使用。平时因为有充足、乾净的水源冲刷,污水问题不至于这么严重,一旦水源缺乏,污水就会导致滤水站无法运作。

「环境局应该考虑到雪州工业发展过于蓬勃的问题,紧缩污水排放的条例,加强监督,才能够確保水源乾净可用。」

有非政府组织建议国內的集水区应该被列入永久保留地,避免河边工厂建筑或依河进行的工程活动影响基本水源,但张善发承认,此举的確可在某个程度上保护水源,但基于任何商业活动都必须取得政府的批准,因此政府必须加强监督才能保障雪州的水源充足。

城市规划欠佳净水受污染

张善发承认,污水排放系统的问题导致乾净水源被污染,影响雪州的净水供应。除了要求环境局关注此议题,加强管制以外,民眾也必须参与关注污水问题,尤其不拖欠英达丽水污水处理公司的账单,让他们能够更完善地將污水问题处理好。

他说,国民有必要意识到污水处理系统也是供水系统的一环,许多先进国家在污水处理方面的耗费比滤水来得高。减少污水排放或管理好污水问题,才能够確保水源供应宽裕、充足。

除此之外,张善发也批评,国民的用水量太高也是导致净水必须加速生產的主要原因。

根据大马消费人协会以及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联合进行的国內用水量调查显示,大马人每日的平均用水量高达226公升,是区域用水量最大的国家。据悉,新加坡和泰国人每天仅用155及90公升的水。

净水供不应求

他认为,有些州属水供系统处理得较好,很可能是因为人口比较集中,或供水面积相对较小。在雪州人口急速增加也是导致净水供不应求的重要原因。

换句话说,雪州闹水荒问题追根究底,还是我国的城市规划「真的很糟糕」所带来的问题。张善发以新加坡为例,认为该国拥有许多高楼大厦、人口密集,这样集中的生活空间不但可以保住绿地,还能够確保供水面积在掌控范围內。

「以雪州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我们显然佔用了太多的土地,不但交通系统不便、到处塞车,工业污染问题也很严重,供水系统,要照顾面积如此广大的居民也很困难,未来的城市发展,又因为水供不足而受到衝击……」

输水管残旧失修 雪州无效益水达33%

除了清洁的水源、充足的滤水厂,输水系统也必须运作正常,净水才能顺利输送到消费者手中。但是雪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说,在雪州水供公司(SYABAS)的管理下,无效益水比例偏高,高达33%。

由于雪州地区不少输水管年久失修,最终导致损毁爆裂,因而净水在还没有使用前就已经白白流失。张善发说,如要彻底解决无效益水问题,输水系统必须时时被检测,甚至必须花钱换掉年代久远的水管。

「尤其吉隆坡地区开埠时间较早,英殖民时期已经埋下许多地下水管,这些上百年歷史的水管如不被整修更换,无效益水的比例就无法降低。」

用水量比输水量少

他解释,无效益水计算方式是比较滤水厂的输水量及水供用户的用水量。在雪州,由于用水量比输水量少过33%,因此判断此数量的净水已在输水过程中「消失」了。

虽然如此,巫统议员曾指责雪州政府于2009年起冻结雪州水供公司集资和向联邦政府借贷的3亿令吉资金,导致该公司无法更换水管来降低无效益水。

惟雪州政府与联邦政府于2月26日在水务议题上达致共识,交由雪州政府全权管理州內水务之后,已经列出四项紧急措施,其中一项便是,在未来6个月內降低无效益水的比例至20%。这无疑將有助于减轻雪州未来的水供问题。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