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1997年“抗煙費”近10億

星洲日報, 24 Jun 2013

(新加坡24日訊)新加坡的經濟學家柯仲佑說,新加坡於1997年“抗煙費”達3億8千300萬多元(約9億5千750萬令吉),因此,建議根據成本決定援助力度,並考慮通過第三國來施壓。

擔任新加坡經濟學會會長一職的柯仲佑教授說,到底第三國家是誰,應由當局去尋找和決定。

“這是跨國境的空氣污染問題,牽涉到主權課題,新加坡能做的不多。但如果新加坡能通過一個對印尼有影響的第三國家,向對方施壓,這樣的介入模式就能落實。”

他說,計算煙霾的成本,有助於決定要向印尼提供多少援助,並更好地協助受煙霾問題衝擊的領域。

也是南洋理工大學經濟系主任的柯仲佑說,抗煙成本包括醫藥費、旅遊業損失、商家所受的衝擊和購買的口罩。

他以此計算出,新加坡在1997年受煙霧困擾時的“抗煙費”,高達3億美元。

柯教授說,通過這樣的成本效益分析,新加坡就能憑具體數據,尋找一個新加坡對其有影響力的國家,對印尼施壓,加速和長期地撲滅林火。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