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雨季聽雨,膽戰心驚

星洲日報,10 November 2012

沒有親身經歷過水災的人,很難理解那種痛苦。

我認識一對母女,兩人相依為命,在祖傳大屋住了幾十年,原本可以安度晚年。豈料近幾年,該住宅區突然變成水災區,總是一雨成災,每逢下雨就必須往樓上跑。

年邁的母親患有嚴重的關節炎,頻密地上下樓對她來說是很大的折磨。終於,母女下定決心,忍痛賣掉祖屋,買了一間不是處於水災黑區的屋子。

我的老家也經常飽受水患之苦,尤其是在念中學的時期,只要天不作美,學校周遭就成了水鄉澤國,同學們需要涉水上學。

那一年,適逢政府考試季節,雨季又來臨。

某天下午,風雨交加,我和同學準備參加考試時,赫然發現往學校之路已汪洋一片,水位升至膝蓋以上。

於是,我們一手撐傘,一手捲起裙角,在幾乎是“半游泳"的狀態下,一步一艱辛地往學校報到。

禍不單行,學校突然斷電,後備照明又不足,但考試必須照常舉行,於是大家一邊受寒,一邊摸黑作答。

那一回,考的是伊斯蘭歷史,相當重要的一張試卷。外頭風雨如晦,如泣如訴,我在幾乎看不見自己寫甚麼的情況下,疾書著數千年的恩怨情仇。

考完試後,走出禮堂,風不歇雨不停,仍然要“濕身"回家。

這場考試,畢生難忘。

這麼多年來,家鄉水災災情反反复复,當中有些年情況稍有改善,可是不知是否因為近年建築活動大增,一雨成災的情況又開始上演。

而且,似乎受牽連的地區越來越廣。一些朋友,向我訴苦,說每回水災過後,水位難退,必須請假,親自把入侵家中的水,一盆一盆地往外潑,一天下來,腰酸背痛。

人說水為財,但對學子、商家、小市民、老人家來說,水為禍。

古人有詞雲: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人生不同階段,聽雨有不同的心境。對於水災黑區居民來說,卻是不論何時,都是“雨季聽雨門前過,膽戰心驚"。

還是泰國人最淡定,在面臨世紀洪災時,仍能苦中作樂,處變不驚。

本地一些災黎也開始懂得與水共處,在受訪時表示“已習慣了"。

只是,這句“已習慣了"背後隱藏的是十分的無助、萬分的無奈。哪一天,才會撥開雲霧見晴天?(星洲日報/情在人間‧作者:楊麗琴‧《星洲日報》高級編輯‧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Source: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26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