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霾对身体的影响

眼睛

空气中若有许多悬浮颗粒,会导致眼睛红肿或受感染,征状如结膜炎。

鼻子

空气中的悬浮颗粒会使到鼻子不舒服,并且会增加鼻腔内的粘液,使患者不停流鼻水。吸入二氧化氮也有毒性,造成肺部肿胀和积水。

喉咙

喉咙会因空气极度干燥或含有污染物而感到不舒服,污染物可能造成喉咙产生黏液,阻塞呼吸道。

皮肤

污染物质会造成皮肤敏感,湿疹患者的皮肤或会出疹子。

肺部

研究显示,悬浮灰尘颗粒能够穿越肺泡壁,即肺部换气的地方,哮喘病患可能会呼吸困难或胸口郁闷。

 

防范烟霾相关疾病的措施

  • 尽量减少出门,若情况严重需戴口罩。
  • 不要太过劳动或进行激烈运动,以免吸进更多受污染的空气。
  • 多喝水或凉茶,保持体内水分,避免中暑或发热。
  • 食用大量新鲜蔬菜。
  • 多吃消暑水果,如水蓊、杨桃及水梨等,少吃榴梿及红毛丹等热性水果。
  • 提防口腔及咽喉吸入过量烟霾。
  • 保护眼睛,以免被烟霾熏眼而影响视线,建议随身携带眼药水。
  • 哮喘患者可多补充营养成份,提高身体免疫力,多食用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及淀粉类食物,如米饭、鸡蛋和牛奶。
  • 确保住家或建筑物内的空气清洁。
  • 减少污染源,例如少吸烟。
  • 驾驶时开冷气,选择空气内循环模式。
  • 多喝开水(每天至少8杯)。
  • 进行或出席户外活动后,以肥皂及清水洗手及洗脸。
  • 咳嗽、伤风、哮喘、眼睛疼痛及肺部感染疾病的长期患者,若病情恶化必须马上就医。

Source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空气污染指数的差距

馬採用API‧獅城用PSI

兩國使用的空氣污染指數不同,馬來西亞使用的是空氣污染指數(API);而新加坡使用的是空氣污染物標準指數(PSI)。

API值基於5種空氣污染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對流層臭氧和可吸入顆粒物PM10)的平均濃度計算得出;而PSI值基於6種污染物,前5種與API相同,但納入了可入肺顆粒物(PM2.5)為第6個污染物。

但API和PSI的計算方法大致相同,即分別計算各種污染物的個別指數,然後取最高指數者為API或PSI值。國際上沒有統一的方法計算空氣素質指數,每個國家的計算基礎都有所不同,例如香港的空氣素質健康指數(AQHI)納入健康風險因素,而馬來西亞採納的API跟隨的是美國的計算方式。

污染水平標準不一

各國對劃分個別污染物的污染水平(健康、中等、不健康、非常不健康和危險)所用的濃度標準不一,一些國家的標準較嚴格,濃度上限低,因而推高空氣污染指數。

API Status
API Status of Malaysia

 

 

 

API Calculation of Malaysia
API Calculation of Malaysia

空氣污染指數(IPU)計算方式:5種空氣污染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臭氧和可吸入顆粒物PM10)的平均濃度計算出個別指數,然後最高指數者為API值。(環境局圖片)

翻譯:
Pencemar:污染物
SO2(24jam):二氧化硫24小時濃度
NO2(1jam):二氧化氮1小時濃度
CO(8jam):一氧化碳8小時濃度
PM10(24jam):可吸入顆粒物24小時濃度
臭氧(1jam):臭氧1小時濃度
Indeks Individu:個別指數
Idx(SO2):二氧化硫個別指數
Idx(NO2):二氧化氮個別指數
Idx(CO):一氧化碳個別指數
Idx(PM10):可吸入顆粒物個別指數
Idx(O3):臭氧個別指數
Pilih Indeks Maksimum:選擇最高指數
Max Idx:最高指數
Indeks Pencemar Udara:空氣污染指數
IPU:空氣污染指數
Pengiraan Indeks Pencemar Udara (IPU):空氣污染指數(IPU)計算方式

Source

抗煙霾(上篇)‧十面霾伏何時突圍?東南亞跨境煙霾年年纏

Sinchiew Daily, 6 Sep 2015

西南季風期接近尾聲,但印尼蘇門答臘和加里曼丹大型燒芭及森林大火產生的煙霾還是來了。根據天然資源及環境部,我國從8月22日起就出現來自印尼蘇門答臘中部和南部及加里曼丹中、東、西、南部的跨境煙霾,導致半島西海岸和砂拉越的空氣素質下降,我們又見空氣蒙上一層灰色的霧霾,透著一股燒焦的氣味。

 環境局總監已就印尼製造跨境煙霾問題,在8月24日致函印尼環境和林業部表達大馬政府的關注。環境部長拿督斯里旺朱乃迪也多次聲明將在近期赴印尼與印尼環境部長會面,商討解決困擾兩國的煙霾問題。

東南亞跨境煙霾是一個區域問題,東盟相信,區域問題由區域解決。因此當印尼終於在2014年9月16日通過批准落實《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時,東盟國家都期待可以加強合作,更有效地解決跨境煙霧污染問題。

如今,東盟有了這把解決幾乎所有有關土地和森林火災的棘手和複雜性議題的“大傘”,我們如何能預見東盟在解決東南亞霾害方面可取得甚麼突破性進展?除了區域行動以外,我們還有甚麼策略可防範煙霾來襲?面對眼前的煙霾,我們又忽略了甚麼?這兩天,本報將通過環境政治學者及氣象研究員兩個角度,為您深入解讀東南亞跨境煙霾。

環境學者:若發生林火
馬新可速入印尼援助

東盟十國是在2002年6月10日簽署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並於2003年11月25日生效。該協議是世界上第一個具有法律約束力,綁定相鄰國家解決土地和森林火災造成的跨境煙霾污染的區域性協議。印尼國會於2014年9月16日批准該協議,並於今年1月20日向東盟提交批准書。

這是東盟解決東南亞霾害積極的一步,但印尼綠色和平組織曾批評,協議的批准僅僅是政治信口開河,對於打擊問題的根源並無實際效用。

不過,環境政治學者兼馬來亞大學國際戰略研究系高級講師海倫娜瓦爾基在受《星洲日報》專訪時說,“至少,延宕11年的東盟控制跨境煙霾污染協調中心、東盟控制跨境煙霾污染基金都可以投入運作了。”

她解釋,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首先使得東盟能在最短的時間展開聯合應急行動,若印尼在發生土地和森林火災時,向馬新尋求援助,馬新兩國的援助團隊可在最少的外交放行程序下進入印尼。

“在此之前,我國的消拯隊如要入境印尼,需耗時超過兩天辦理繁瑣的出入境手續,得到外交方面的同意及重重外交放行程序,待他們成功入境印尼後,蘇島廖內那邊的火勢已經發展到無從控制。”

東盟煙霾中心終可成立

第二,她指延宕11年的東盟控制跨境煙霾污染協調中心終於可以成立,該中心原計劃設在印尼蘇門答臘東部的廖內省,那裡是跨境煙霾污染的源頭。

東盟煙霾中心至今仍未成立,她指東盟煙霾合作與協調事務一直由駐在雅加達的東盟秘書處負責,但這有兩大問題,一是雅加達距離廖內太遠,秘書處不能及時掌握煙霾污染源發生的事情;二是秘書處要處理的事情太多,已經忙不過來,對煙霾事務根本不能上心。

“東盟煙霾中心設在廖內,讓對抗煙霾的合作與協調工作可在最靠近污染源的地方,專業且專注地進行。”

50萬美元基金
抗跨境煙霾

第三,她也說,也由於印尼成為締約國,印尼現可申請調用東盟控制跨境煙霾污染基金,種子基金有50萬美元,以後在對抗跨境煙霾方面,至少財政問題不應成為印尼的藉口。

沒機制懲罰違約
協議或淪“信口開河”

雖然印尼願意遵守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為跨境煙霾污染的解決帶來3大具體進展,但海倫娜瓦爾基指出,該協議確有可能淪為“政治上的信口開河”,因為該協議沒有一個機制去懲罰締約後而不遵守協議的成員國。

“這是該協議一大要害,使得成員國之間不能彼此施壓,譬如我國欲派消拯隊援助印尼滅火,印尼一旦拒絕,我們就做不到甚麼。”

而且,她也指此種政府對政府協議,來到執行層面,往往被印尼根深蒂固的貪腐文化及執法不力阻礙。

根據她的研究,儘管印尼已有法律明文禁止種植公司及部門地區的個體戶使用火來開墾土地,但一些印尼執法官員卻收受種植公司的賄賂,睜一眼閉一眼;也有受訪的個體戶坦承自己被種植公司收買,在種植園附近的林地放火,而種植公司任由火勢蔓延至園區內。

“我訪問過一些與個體戶有密切聯繫的非政府組織,他們甚至說,有些貧窮的個體戶得到種植公司的承諾,只要他們代替公司坐牢,公司就會好好照顧他們的家人。”

此外,她也說,印尼法律之繁重使得很少人因為放火燒芭而被控上法庭,“法律規定需收集充足的證據才能起訴放火燒芭的公司,受訪的知情人士說,一些公司事先收買執法官員,在他們的人放火燒芭時,官員故意姍姍來遲,逮不到放火的證據。”

解決跨境煙霾
佐科威有政治決心

印尼除了終於批准東南亞對抗霧霾公約以外,海倫娜瓦爾基認為,現任總統佐科威政府似乎更為支持並有政治決心解決跨境煙霾污染。

她說,佐科威身邊其中一個顧問是索尼‧凱拉夫(Sonny Keraf),他在1999至2001年間擔任印尼環境部長,當年代表印尼談判2002年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

“實際上,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是索尼‧凱拉夫的主張,他真正相信它的效用。”

除了批准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以外,佐科威政府也支持新加坡對造成跨境煙霾的海外污染者處以罰款,以及繼續終止發出新的開發泥炭地與原始森林的許可。

此一禁令,原計劃於2015年期滿,是從挪威獲取10億美元援助中協議的一部份。

海倫娜瓦爾基指很大一部份的跨境煙霾是燃燒泥炭地而生,目前印尼約有25%的油棕園坐落在排水後泥炭地。

煙霾非全外來
獅城法令,馬行不通

新加坡剛於2014年落實的跨境煙霾污染法令,對海外排污者處以巨額罰款,馬來西亞可否效仿推行?海倫娜瓦爾基認為不可,並指該法令實施起來非常困難。

“這項法令很有創意,可謂史無前例,賦予一個國家懲罰境外犯法的外資企業的權力;可是我質疑新加坡有無一項科技,可以毫無疑問地證明傳播到新加坡某一特定地區的煙霾源自廖內某一特定地區的種植園。”

跨境煙霾污染法令允許新加坡對外資企業非法排放煙霾處以高達200萬新幣的罰款,但至今仍未有人因為此法而被控上法庭。

無論如何,她肯定該法令的積極意義,指這是對外資企業施壓的其中一個方法,從前他們不會,但現在有可能因為燒芭而被提控。

不過,她不認為馬來西亞也能夠實行類似法令,主要因為本地也有污染源排放煙霾,而新加坡是一個小國,煙霾問題都來自外部。

“所以印尼可以接受新加坡創造一個機制應對鄰國燒芭造成的影響,但我國的煙霾問題是本地和印尼共同製造出來的,推出一個法令,把所有問題歸咎印尼,從外交角度來看,印尼會覺得馬來西亞對他們並不公平。”

Source

 

抗煙霾(下篇)‧燒芭難阻‧不如防霾

Sinchiew Daily, 7 September 2015

跨境煙霾可謂成也氣象,敗也氣象。1997、2005、2006、2013年東南亞霾害皆發生在旱季,1997、2005、2006年也是雨季被推遲的厄爾尼諾年,每一次,我們必須等到季風雨的來臨,才終於擺脫能見度低、健康受影響的日子

這種氣象與煙霾的交互作用,促使美國太空總署(NASA)聯合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NRL)及多所大學,與來自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和台灣的研究員、科學家、氣象工作者,在2007年成立東南亞7國或地區研究任務(7-SEAS),對馬來群島、中南半島至台灣的煙霾氣象和氣候交互作用進行跨學科研究。

在馬來西亞,在理科大學物理學院講師兼研究員林維山副教授和莫哈末祖比爾教授的倡議下,7-SEAS於2010年在檳城理科大學成立監測站,成為全球逾400個監測站網絡的一分子。

另一方面,7-SEAS的首席研究員之一,來自諾丁漢大學馬來西亞院校工程學院副院長陳儀也正率領其團隊利用計算方式研究南東南亞的跨境煙霾問題及其對氣候變化的影響。

陳儀:印尼小農財力技術有限
“可看風向燒芭”

對於如何解決東南亞霾害,陳儀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表示不反對使用火開墾土地(燒芭),7-SEAS的研究主張善用氣象變化,把煙霾造成的健康和經濟影響減到最低。

他說,伐木業、出產棕油是馬印一帶的具有高價值的經濟活動,周期性的收割後必剩下一大片莖葉,需要反复清理才能用於下一期耕作,而燒芭最直接最便宜,放一把火就能把植物覆蓋地清空並成為肥沃的土地。

詢及東盟早在1999年採用零燃燒政策但燒芭的耕作方式仍被廣泛使用,他指出,燒芭多為印尼小農、大馬半島和砂拉越的個體戶所用,他們的經營資本低且教育水平不高,零燃燒的農業技術對他們來說幾乎不可行。

待風吹向印度洋才燒芭

“我們曾訪問一些個體戶,他們也知道燒芭會造成空氣污染,但礙於財力和技術的條件有限,加上森林和園丘面積太大,你叫他一棵一棵用挖掘機去拔除殘餘的莖葉,是不可能的。”

他說,美洲、歐洲、澳洲都有用大火清理土地的情況,但為何沒有構成大型的空氣污染事件,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懂得視氣象來決定燒的時候。

何謂考慮氣象因素?他解釋,印尼蘇門答臘西臨印度洋,且蘇門答臘西部沒有大城市,其實可待風吹向印度洋時才燒芭,而非風吹來東南亞群島時。

這就是7-SEAS一直都希望東盟有關當局與研究員能夠建立起的“區域性煙霾預警系統”,主要的功能是觀測氣象決定清理土地的時機,並且在燒芭之前,通知受影響地區的居民做好準備,務求將環境影響減到最低。

這是否意味蘇門答臘只能局限於某一個季節燒芭?他說,赤道附近和熱帶地區之低層大氣中之氣流大多為東風,這些時候燒芭對周邊國家都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煙霾預警系統可助監測

“但偶爾,因為各種因素,風會從西吹向東,若碰上農民清理土地時節,就會引發跨境煙霾問題。”

他說,若有此煙霾預警系統,當蘇門答臘當局監測到某時節是燒芭期時,系統就能以氣象預測,告訴當局哪一天、哪一個區域的氣象有助於空氣污染物的擴散。

“然後,我們就會鑑定受跨境煙霾影響的範圍,預告如三天后煙霾即將到來,民眾應減少出門,學校需準備停課等。”

然而,7-SEAS現在面對最大的問題是不知蘇門答臘及加里曼丹農民的燒芭期,即使現代的氣象預測已經能相當準確地預估未來的風向和氣象,煙霾預警系統也需準確至哪一天燒芭、燒的規模及範圍大小等數據的輸入。

“這就是執行煙霾預警系統最困難的地方,我們需要印尼當局在最接近火燒現場的農民層面提供準確的數據,才能更準確地進行模擬。”

煙霾危害大 “對流層臭氧”影響健康 關於煙霾的危害,陳儀一直希望公眾能關注煙霾中含有的對流層臭氧,“人們一直以來都非常關注煙霾中的懸浮顆粒物,但其實鮮為人知的是對流層臭氧。” “顆粒物,相對而言,問題不大,因為很快就會隨雨水沉澱,但對流層臭氧的影響很大,而且長遠。” 煙霾中的對流層臭氧是因為煙霾中混合的氮氧化物(NOx)、一氧化碳(CO)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在受到日光照射時產生。 對流層臭氧會刺激呼吸系統,導致咳嗽、喉嚨痛、胸悶等不適;甚至損傷肺部組織,導致氣喘、呼吸乏力等。

煙霾非只源自焚燒 空氣污染物可產光化學煙霧 對流層臭氧也是光化學煙霧的主要組成成份。 陳儀說,不是所有的煙霾都與焚燒有關,現代工業化城市化製造的許多空氣污染物,也會在陽光中互相反應,進而產生危害人體的光化學煙霧。 此外,他指國內大量栽種的橡膠樹和油棕樹皆散發揮發性有機化合物,間接產生光化學煙霧。 例如,布城、雪邦、加影間中有時天空迷蒙,就是因為橡膠和油棕園丘環繞的緣故。 “馬來西亞等赤道國家由於常年陽光普照,植物光合作用的副產品,即有機化合物的濃度也相對升高,因此對流層臭氧的問題尤其嚴重。” 因此,當人們呼吁政府收窄對顆粒物的標準至可入肺顆粒物(大气中直徑小於或等於2.5微米的顆粒物,PM2.5)時,他反而認為政府應該投資在對流層臭氧的監測和研究。 “PM2.5不是大馬最迫切的問題,因為大馬的空氣污染指數(API)計算的可吸入顆粒物(PM10,大气中直徑小於或等於10微米的顆粒物)濃度已經涵蓋PM2.5在內,而且除了發生跨境煙霾事件那幾天,大馬的可吸入顆粒物乃至可入肺顆粒物的濃度都不高。” 他希望大馬政府將有更多政策針對如何減低對流層臭氧的產生,如何控制其“臭氧前體”即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釋放,以及城市規劃有沒有促進綠色建築的建設。

Source